mgm.am集团·蒋梦婕回应娱乐圈潜规则:不愿走弯路抄捷径,想做个干干净净的人

作者:匿名2020-01-11 18:49:29

  

mgm.am集团·蒋梦婕回应娱乐圈潜规则:不愿走弯路抄捷径,想做个干干净净的人

mgm.am集团,总站在最边上,不被追光灯眷顾。努力付出了所有,可是一点成果都没有,这是最绝望的。

每日人物(id:meirirenwu) 文 / 崔慧莹

编辑 / 陈 璇

摄影 / 韩 逸

演过林黛玉的女演员很多,蒋梦婕可能是被“黑”得最惨的一个。

她的“被黑”史从李少红版《新红楼梦》开始。有人指责她太胖,嘲讽她在剧中的“铜钱头”,“黛玉裸死”的情节连带着她惹来争议;而“被高官临幸才上位”的传言,更是狠狠戳了一个年轻女演员的“脊梁骨”;最近,她参演的电影《三少爷的剑》上映后,又被人说“撞脸周冬雨”。

蒋梦婕的星途一直埋伏着挑剔的眼光和唾沫星子。林黛玉之于她,就像黛玉寄身贾府,多少令她有些身不由己。当年,为了演这个经典的女性角色,她不得不跟旧东家签一份长达15年的合约。

命运把她推向了一个完全不像自己的角色。她不止一次提及,演员总是处于一种“被选择”的状态。她还说,她非常排斥娱乐圈里的“潜规则”,想做个干干净净的人。

面对并不平坦的演艺之路,这个刚满27岁的女演员显得有些倔强。为了获得自由,她不惜付出1200万违约金与过去的公司解约,只想与过往告别,去演她真正想演的角色。

不想再被人叫林妹妹了

每人饭局的直播时间是午后,北京的气温仍在零下徘徊。蒋梦婕从车里蹦跶着就钻出来,两只手缩在白色短款羽绒服口袋里,原地踏着小碎步,长发侧边的小辫子一颠一颠的。

在上一个拍摄地,她冻了2个多小时,进屋前劈头第一句话先问:“这里有暖气么?”听说直播在室内进行,她笑得像个拿了糖的小孩儿,直往屋里蹿。

第一次见蒋梦婕的人,总有相同的疑问,包括导演尔冬升在为电影《三少爷的剑》选角时,见了她也特别疑惑:“这个妹子当初到底为啥会演林黛玉?”

故事得回到2008年,当时蒋梦婕还未满18岁,之前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了7年芭蕾舞。第一次面试,她就见到导演李少红。她没学过表演,紧张得要命,俩人只聊了15分钟,问的是专业课学什么、成绩如何等简单的问题。

《新红楼梦》剧照。

蒋梦婕看上去特别幸运,她被选中,而且原本只饰演少女黛玉,刚好又遇到大黛玉角色空缺,后来导演李少红最终决定,让蒋梦婕演完林黛玉的一生。

这是个大胆且饱受质疑的决定。蒋梦婕的年龄有点尴尬,演少年时超龄,演成年时又欠成熟。李少红曾说:“定下她压力也很大,我也在帮助她梳理,给自己信心。”

一旦有87版红楼梦“珠玉在前”,整个剧组都做好了面对争议的准备。那是互联网络日渐兴盛的年代,关于角色、扮相、身材的种种评价,一边倒地“黑”着新红楼。

林黛玉在国人心中的地位之高无须赘述,曹雪芹写她“态生两靥之愁,娇袭一身之病”,是弱柳扶风又“心较比干多一窍”的妙人,加上陈晓旭的扮相过于经典,顶着巨大光环出道的蒋梦婕,一度被网络暴力裹挟。

蒋梦婕坦言自己跟黛玉的相似度“只有5%”,除了“都比较文艺”之外,没有什么共同点。在粉丝眼里,蒋梦婕是活泼甜美的“桃子”,也是粉丝口中的“蒋公子”。她的声音与清秀的外表不同,是粗糙喑哑的“中低音”,急了还总飙出几句东北腔。

如果没搬进“潇湘馆”,蒋梦婕可能会当个舞蹈老师,平平淡淡地过着文艺女青年的小生活。而从她踏进大观园的那一刻开始,红楼一梦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。

但红楼梦醒后,蒋梦婕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红。有人评价她的演艺之路“高开低走”在此后的6年时间里,她演过不少角色,所求不过就一句话:“不想再被人叫林妹妹了。”

后来,在三亚拍电视剧《刺青海娘》时,剧情要求她一个人绝望地走向大海深处,朦胧的月光照不见她,大浪拍在脸上的恐惧提醒着她:“演员就是这样,身后没有退路。”

不被追光灯眷顾的黑天鹅

面对同场直播的嘉宾——时评人杨锦麟,一位跟她年龄相差近40岁的“老男人”,蒋梦婕显得很淡定,端着一道酸奶草莓拌黄桃的水果沙拉,就上了直播饭桌。

直播时,她被杨锦麟问道,如何看待红楼梦的“潜规则”。蒋梦婕转过头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,垂下眼睑想了几秒钟,“首先我是非常气愤的,感觉有些侮辱”。

她用“排斥”来形容自己的态度,希望回忆起自己20岁的日子是干净明亮的,而不是在阴暗里挣扎,“我愿意通过100%,甚至200%的努力来为自己争取,而不是走弯路抄捷径”。

当年为了演好林黛玉,她三伏天裹着保鲜膜、穿着羽绒服运动减肥;每天只吃一顿饭,拍焚书那场戏前,连续几天只吃一枚鸡蛋。

因为黛玉超过七成的戏份都在哭,蒋梦婕被称为剧组的“水龙头”。表演“咳嗽”更难,她并非科班出身,不懂表演技巧,就强迫着自己“逼真”地咳到快吐血。每次黛玉生病,她也会病倒,灰败的面色不用化妆就能上阵。

曾有一次采访,她笑着说起这些经历时,李少红听哭了。

从小独自在北京学舞蹈的蒋梦婕,很少用哭来发泄情绪,“哭的话只会被老师练得更狠” 。

她本来不喜欢跳舞,至今说起下腰劈叉的日子,她依然睁大了眼睛撇着嘴,仿佛疼痛又回来了。听说她学的是芭蕾舞,一旁的杨锦麟插话说,“这是个吃过苦的姑娘”。

印象最深的一次崩溃大哭,还是在拍《刺青海娘》时。那是她被婆婆虐待的一场戏,嫌演员打得不真实,导演的棍子狠狠敲在她的背上,“或许他那天心情不好,下手特别重”。拍完戏,蒋梦婕直接去了医院,骨头没事但肌肉严重损伤,肩头的淤青留了好几周,抬胳膊就扯得生疼。

有人说李少红选角独具慧眼,不仅男演员杨洋、黄轩跻身演艺一线,金钗中的一众配角从“晴雯”杨幂到“少女邢蚰烟”赵丽颖都大红大紫,扮演“王熙凤”的姚笛、出演“少女薛宝琴”的徐璐也不缺曝光度。

聊起其他同龄女星的走红,蒋梦婕也挺坦然。她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轨道,自己并没有偷懒,也拍过不少新戏,至于一部片子能否获得好评,除了努力外,也只能随缘。

她很喜欢电影《黑天鹅》。令她伤感的是,芭蕾舞台上的女主角永远只有一个,其他的如果先天条件不佳,无论再怎么努力,也总站在最边上,不被追光灯眷顾。“你努力付出了所有,可是一点成果都没有,这是最绝望的。”

多年以来,面对不如意的片约和公司低迷的资源,蒋梦婕终于坐不住了。去年5月,她指出“公司强硬接戏”、“对不实传闻未能有效澄清”两大罪状,公开提出解约。

她把几年的积蓄全砸进去,才赎回“自由身”。之后经济陷入窘迫,最惨的一个月,她跟助理俩人才花了2000多块钱。“每天都开玩笑,劝对方少吃点,要省钱。”爷爷看不过去,给了她张存折,里面有10万块钱,“我也不想用,觉得很不好意思”。

从林黛玉变成“夜总会小姐”

12月2日,电影《三少爷的剑》上映。蒋梦婕演的是古龙笔下善良可爱的风尘女子,既是为了养家糊口甘入青楼的“小丽”,也是贫贱人家的掌上明珠“娃娃”。

她一张白净的俏脸顶得住素颜特写,也经得起“大尺度”浓妆。曾有剧组工作人员说,别的女明星需要后期修白,而这姑娘天生“白得发光”。

这部戏在横店拍了近5个月,她有被大火烧成“黑焦”的扮相。烧过的假发顶在头上,每一秒都能闻见蛋白质燃烧后的刺鼻糊味。男主角林更新每次看到“惨不忍睹”的她在片场出现,都逗她赶紧走远点。

《三少爷的剑》剧照。

蒋梦婕曾说,“我演的就是那个‘夜总会小姐’,大家去看《三少爷的剑》,就可以看到我从林黛玉变成‘夜总会小姐’的过程”。

出了红楼又入青楼,她并不怕“青楼女子”成为自己新的标签,如果观众能够记住她的角色,其实是对演员最大的褒奖。

“撞脸周冬雨”是件特别戏谑的事,她俩都在2010年进入观众视野,都被网友嘲笑过面瘫、演技和婴儿肥。如今,周冬雨凭借《七月与安生》成了金马奖的新晋影后。但对蒋梦婕来说,《三少爷的剑》很难给她一张新标签。

她还有很多想演的角色:英气的黑寡妇、潇洒的武侠女,包括同性恋人,都是她心心念念的形象,“这些故事是我平时经历不到的”。

蒋梦婕一直在寻找林黛玉之外的另一张面孔。网剧《28岁未成年》是她解约后的第一部戏,演一个穿越回17岁的少女。

蒋梦婕说,假如真的重来一次,她依然会接下林黛玉这个角色,因为“别无选择”。

想看更多,请移步每日人物(meirirenwu)官方微信。